广告区域

英皇体育自媒体 (中国)官方网站-ios/安卓/手机app下载

英皇体育

多枚导弹袭击美国船只,胡塞武装:准确而直接

  转自:中新网

  据法新社报道,也门胡塞武装当地时间12日宣布,在红海袭击了一艘美国船只。

  报道称,也门胡塞武装发言人萨雷亚表示,海军部队在红海使用多枚导弹瞄准了美国船只“星虹”号(Star Iris),“袭击是准确而直接的”。

  对此,目前美方尚未有回应。

  此前报道称,过去数月以来,胡塞武装曾多次使用无人机和导弹袭击红海水域目标。2月6日,也门胡塞武装发言人萨雷亚发表声明说,该组织向在红海行驶的一艘美国船只和一艘英国船只发射数枚导弹,并准确击中目标。

  来源:中新网

航运巨头马士基CEO表示,红海冲突消退后,航运业或放缓

快讯摘要

快讯正文

【航运业或将放缓:马士基首席执行官表示,红海冲突对运费的提振作用消失后,航运业将受影响】航运巨头马士基首席执行官Vincent Clerc表示,红海的持续干扰可能导致今年通胀更加持续。预计在红海冲突对运费的提振作用消失后,航运业将放缓。马士基预计今年全球集装箱贸易量可能会增长2.5%至4.5%,未达到分析师的预期。虽然红海危机目前造成了运力限制和暂时的运价上涨,但最终供应过剩将导致价格下跌。和讯自选股写手风险提示:以上内容仅作为作者或者嘉宾的观点,不代表和讯的任何立场,不构成与和讯相关的任何投资建议。在作出任何投资决定前,投资者应根据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相关的风险因素,并于需要时咨询专业投资顾问意见。和讯竭力但不能证实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原创性,对此和讯不做任何保证和承诺。

高盛:柴油期货市场未完全反映潜在利多因素,海运需求增加与地缘政治风险提振价格

快讯摘要

快讯正文

【高盛分析指出,尽管柴油期货市场价格已部分反映了红海危机的缓解,但仍未能充分考虑几个潜在的利多因素。】据报道,高盛最近发布分析报告,预测了柴油市场的未来走势。高盛认为,尽管目前柴油期货市场价格已经体现了市场对红海危机在6月份结束的预期,但这一价格水平并没有完全反映出市场中存在的几个利多因素。高盛指出,这些利多因素包括潜在的海运需求增加、炼油厂利润改善以及地缘政治风险的不确定性。这些因素可能会在未来提振柴油需求,从而对价格形成支撑。此外,高盛还提到,如果红海危机出现新的变数,例如冲突升级或航线受阻,那么柴油市场的供应可能会受到严重影响,从而推高价格。在这种情况下,柴油期货价格可能会进一步上涨。综上所述,高盛认为,当前柴油期货市场的价格可能尚未完全反映出市场的所有潜在利多因素,投资者在做出投资决策时应考虑这些因素。和讯自选股写手风险提示:以上内容仅作为作者或者嘉宾的观点,不代表和讯的任何立场,不构成与和讯相关的任何投资建议。在作出任何投资决定前,投资者应根据自身情况考虑投资产品相关的风险因素,并于需要时咨询专业投资顾问意见。和讯竭力但不能证实上述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原创性,对此和讯不做任何保证和承诺。

红海危机割裂能源市场:全球能源贸易已被切割成“两个世界”?

红海危机割裂能源市场:全球能源贸易已被切割成“两个世界”?

  财联社2月4日讯(编辑 潇湘)有迹象显示,随着红海危机的持续发酵和油轮运费的不断飙升,全球能源市场正变得越来越本土化和区域化,往日全球化的能源贸易似乎正在“一分为二”,而苏伊士运河已成为了分界点……

  其中,一个贸易区以大西洋盆地为中心,包括美国东部和墨西哥湾沿岸地区、加勒比海地区、欧洲(涵盖北海和地中海);而另一个贸易区则包括了波斯湾、印度洋和东亚。

  虽然这两大贸易区之间仍有些许原油在流动——通过绕行非洲南端的路程更长、成本更高的航线,但最近的购买模式表明,两者之间的联系似乎正濒临断开。

  在欧洲,据贸易商表示,一些炼油商上个月放弃了购买伊拉克巴士拉原油的计划,而与此同时,来自欧洲大陆的买家则在抢购来自北海和圭亚那的货物。

  而在亚洲,对阿布扎比穆尔班原油的需求激增,已导致现货价格在1月中旬飙升,而从哈萨克斯坦港口流向亚洲的原油则大幅减少。与此同时,贸易数据供应商Kpler的船舶追踪数据显示,上个月从美国到亚洲的原油装载量较12月份也骤降了逾三分之一。

  全球能源贸易正被“一分为二”?

  尽管人们可以预见,全球能源贸易的这种分化不会是永久性的,但眼下的情况,确实正使印度和韩国等极为依赖能源进口的国家,更难实现石油供应来源的多元化。

  而对于世界各地的炼油商来说,这也限制了他们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动态的灵活性,并可能最终侵蚀利润。

  Kpler首席原油分析师Viktor Katona就表示,“如今,转向那些物流更便捷的货物具有商业意义,只要红海的干扰使运费居高不下,情况就会如此。在供应安全和利润最大化之间做出选择并不容易。”

  Kpler在1月30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上个月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油轮运输量比11月份下降了23%。液化石油气和液化天然气的降幅更为明显,分别下降了65%和73%。

红海危机割裂能源市场:全球能源贸易已被切割成“两个世界”?

  在具体细分产品方面,从印度和中东流向欧洲的柴油和航空燃油,以及流向亚洲的欧洲燃料油和石脑油,受到的影响最大。亚洲石脑油价格上周触及了近两年来的最高水平,因市场担心从欧洲采购石脑油将变得更加困难。石脑油是一场以原油或其他原料加工生产的用于化工原料的轻质油。

  红海袭击事件的影响也正通过运输成本的上升传导至油价,从而促使炼油商尽可能地从本地采购。

  Kpler指出,自12月中旬以来,从中东到西北欧的苏伊士型油轮的运费价格已经上涨了一半左右。全球基准布伦特原油同期上涨了约8%。与此同时,据参与该市场的贸易商称,从产量激增的美国运往亚洲的石油交付成本,在1月份的三周内每桶上涨了逾2美元。

  瑞银集团大宗商品分析师Giovanni Staunovo表示,尽管进口渠道多样化仍有可能实现,但代价正变得更为高昂。除非能将成本转嫁给终端消费者,否则炼油厂的利润料会受到冲击。

  “地缘政治现状并不利于能源贸易,”Surrey Clean Energy董事Adi Imsirovic指出,“如果我是买家,我会小心谨慎。这对炼油商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时期,尤其是对于亚洲炼油商而言——他们需要更加灵活。”